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滹源揽胜 > 正文

    五台山大柏谷探遗

    2018-05-12 09:55:21    来源:康所平    浏览:15    回复:0    点赞:0

         甲午盛夏一早,我与宽怀、李敏及吉林自驾出行,因约了向导在茶坊村等候,故天空虽飘着雨,我们还是出发了。 

    (一)

    出砂河镇,沿砂台(砂河镇——台怀镇)公路南行约5公里,我们便进入南峪口沟即古代的五台山大柏谷。公路右侧,有源于北台华严岭之华严水(俗名羊眼河,北流入滹沱河)流出。沿河两岸,层峦叠嶂,翠色盈目。

    右前方巍然耸立者,憨山也,山因梵僧而名。据《广清凉传》载,世传,后魏孝文帝台山避暑,大圣化作梵僧,从帝乞一坐具之地,修行住止。帝答应了。梵僧乃张坐具,弥覆五百余里。帝知其神,乃驰骑而去,回顾这山,岌然随后。帝叱曰:“尔憨山,何随朕耶?”因此而止,故以名焉。传说中的憨山,是一位梵僧变化而成,这位梵僧正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一千多年之后,明末四大高僧之一的憨山大师又以此山为号,行于天下,憨山之名遂广传于世。此时的的憨山,烟雨蒙蒙中,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二)

    路傍山而筑,缘势而上。数分钟,车行至一崖壁下。只见半崖处,青壁斩削,所绽白纹(本自天然,现被好事者以颜料涂白),为一塔图,高约2米,其状如五台山大白塔,岩壁上方,所遗椽檩筑孔分明,此即为悬空寺遗址。相传,该寺始建于北魏。明代旅行家徐霞客于崇祯六年(1633年)八月初八日,游五台山毕,由北台经华严岭北下山,前往北岳恒山路经此地,曾作如下记述:“石崖悬绝中,层阁杰起,则悬空寺也,石壁尤奇。”本地人亦称之为石塔寨。据传,五台山大白塔即仿此塔图所建,其真也,伪也?有待考究。寺毁于清初刘迁兵燹。一石崖.JPG

    与悬空寺相背而居者,为五台山兴国寺之下院,亦毁,未去。

    (三)

    车又南行1公里,则至路东边的茶坊村。偕向导老郝,我等舍车步行先去探寻宝兴军遗址。

    沿原路折返约二百米,顺着老郝手指的方向,看到河对岸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杂草丛生的大土堆,足有半人高,老郝说那里就是宝兴军,当地居民叫“南仰城”。

    公元951年,刘(原名刘崇)在太原称帝,国号北汉,占据了雁门关以南及太原附近地区,是五代十国中最小的一个国。然而,在北宋统一时,北汉灭亡最迟,北宋建国后北汉仍坚持了19年,直至宋太宗赵光义太平兴国四年(979年)才将北汉灭亡。北汉之所以国小寿长,除靠契丹的支持外,主要是有一位善于经商理财、采矿炼银的宰相,这位宰相名叫刘继(901—973年)。据《九国志》载:“北汉主以僧刘继知国政,继游华严(指五台县与繁峙县之间的华严岭)见地有宝气,乃于柏谷置银场”,募民采矿炼银,可满足国用。为管理采矿业,他在今茶坊村西的憨山脚下建城邑,称宝兴军。

    我们顺着路基下去,过羊眼河朝那土堆走去。至跟前,才看出这土堆其实就是一段横卧的城墙,基宽约3米,东西向。中间缺口约3米宽,有青石路穿过,路面虽荒草凐没,仍依稀可辨。我们推测,这缺口很可能就是这城堡的南城门,果然,沿路往北下行,在右手的地塄下,发现了一个花白岩石錾成的碓臼,再往下,又找到一些上了釉的青瓷碗片。路面由南往北,梯次而下,若由低到高望去,真的须仰视呢,难怪当地居民叫“南仰城”!没有北城门的痕迹,但这一片如今已变成耕地的地块至少有20亩吧,当地人仍称之为“城里”。宝兴军遗址.JPG

    宝兴军,北宋时为繁畤八寨之一。据日本高僧成寻于宋熙宁五年(1072年)十一月朝台,夜宿宝兴驿所载:“……过数里,入军门,三重城垣如州城。”(《参天台山五台山记》),他还抄录了驿馆壁上的题诗,其中,太原府吏王倚留诗有“危城孤垒截崖垠,南北川原势已分”句(《宿宝兴驿舍有作》),宝兴军当时规模气势之宏伟由此可见一斑。

    宝兴军冶炼银矿的场所叫冶子场,今名野厂(村名),在距此向南约5公里处的宝山脚下。

    宝兴军,与悬空寺隔河相望。从五代至金末的280多年

    间,一直是驻军的地方,后毁于水患。

    (四)

    返回公路,小雨已停,我们决定寻访皇饷寨。皇饷寨.JPG

    从茶坊村(属繁峙县东山乡)斜下处进坊城沟。入沟口,遥见东南方有崖赫然,其顶俨然“方城”一座,沟概因崖名吧。老郝告诉我们,东南边紧邻它的另一座崖叫城墙崖。稍进,只见沟两侧断崖屏列。老郝给我们指点着,自外而内,右边依次为南寨崖、大寨崖、香炉崖和平头崖,左边依次是北寨崖、棒棒崖、轿顶崖、西寨崖和东寨崖。寨或因其状貌、或以其方位而得名。此地果然易守难攻,南北两崖相峙沟口,大寨崖最高且约略居中,可呼应东南西北四寨,宜做指挥大营吧,根老郝讲,刘迁的义军曾在东、南、西、北寨及大寨驻扎,寨顶上都曾发现碗片、瓦砾等。途中小憩.JPG

    顺治初年,姜占据大同反清,代州刘迁、郎枋聚众响应,顺治五年,破繁峙县城,清廷派兵镇压,刘军因无援军,复被清军夺回县城。刘迁战败,率余部曾退守于此。

    沟深约5里。沿了涧沟,迎着溪水,渐行渐高。走了一阵,停脚回首瞩望,李敏惊呼:“那不是北台顶?”只见西南方向一处高而柔和的山顶突兀丛山峻岭间,山背有一绺灰白的凝痕,老郝说,那白的就是北台顶常年不化的冰凌。看上去,北台就在跟前。不觉又走了约半小时,出涧沟开始爬坡,渐入沟掌,人称“寨湾”。此地白桦、落叶松遍植,老郝引我们来到东寨崖下。他指着向阳崖壁半腰处的一个山洞说,那就是万历铅窑(据有关资料载,万历年间,这一带曾大肆开矿,这山洞当为挖铅矿所遗),当年刘迁最后就被困在这个山洞。洞口距地面约五六十米,独洞口杂草丛生,上下多裸岩,若没人告诉是不会发现有山洞的。当年,官兵设伏山口,绝其汲道,有胆大山民用饭罐提了水上山,刘迁则用等量的银子交换,因山路崎岖,一罐子水送到洞口,或许所剩无几了吧,故当地至今流传有“皇饷寨得银——没多有少的歇后语 。上洞,路极险峻,老郝说他也从没上去过。同伴吉林决定上去。约40分钟后返回。他说攀到最陡一处,腿有点发软。他告诉我们,进洞约5米后,又现上下两个小洞口,下口稍向上倾斜。他从下口入,进约10米后,洞高和宽均约1米,呈坡状,地下落满鸟粪,再往里,则深不可测,遂退出。用定位仪测了一下,此洞所处位置海拔2185米,确实够高的。刘迁被困多久?不得而知。据传,一日雨后,刘迁站在洞口往对面山上一望,好家伙,满世界都是盔甲闪闪的伏兵,他绝望了……将士依次就擒。之后才知道,他看到的是一个个长满荒草的地塄,一反光,可不像俯身而卧的士兵?或许正是由于饥渴交加日久,神志恍惚所致吧。

    据传,刘迁举事前,原为大明朝宣化府总兵的姜,曾亲自到繁峙与刘迁接头,临别,嘱刘迁可秘密组织义军,不可轻举妄动,并将带来的银两交给刘迁,告他,这些银两是当年大同城破时,秘密转移出来的皇饷,可用作军务开支,故有“皇饷寨”一称。所谓“黄香寨”者,概后人之谬称矣。

    我们一行5人下山出了沟口,已是下午4点多。

     

    (作者系山西省作协会员)


     

    8cee56ba69118f15_640.jpg

    未标题-1 拷贝.jpg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平型关杂志,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